你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正文

冰释前嫌‖第二章 釜底抽薪

2019-08-14 点击:1855
yzc88亚洲城

  

  中篇小说《冰释前嫌》

  离银行贷款还款期限只剩最后三天了,平日里关系不错的一个客户知道陈焕东急用钱,主动结算了一部分货款,加上原先筹措的,陈焕东现在手里有八十万,还差二十万的缺口。

  陈焕东把成玉山不切实际的想法压在心底,他没有勇气向任何人提及,就当是成玉山说得气话,如果事情有了转机,陈焕东宁愿把那些丧气话永远烂在肚子里。到了现在,银行已经不光催陈焕东一个人了,宫言、赵文雨、孙锐他们在接到银行的电话后,都会轮番过问一下陈焕东的筹款情况,顺便打探成玉山那边的进展。对此,陈焕东不能搪塞敷衍,反复强调全部资金到位后,他会第一时间通知他们。

  陈焕东比谁都关注成玉山的近况,尽管电话那头的成玉山,每次还是同样的说辞,不是快了就是差不多了,陈焕东对此反应平淡,只要成玉山的电话处于正常接通状态,陈焕东就不至于那么紧张。眼下最要紧的,还是想办法把自己的缺口补齐,毕竟二十万也不是一个小数目。贷款还不上,一天到晚就没个消停,无法摆脱的压力压得陈焕东浑身不自在。

  向别人借钱的滋味不好受啊!单就开口之前的那段心理煎熬就会让很多人望而却步。首先要盘算好问谁借,其次是怎么说。你再急也没有用,别人帮不帮你都在情理之中。借钱,始终是一件既要看中过程也要重视结果的闹心事。就如同眼下陈焕东的处境,他的亲戚、朋友、同学,凡是能说上话的,他都挨个求了个遍,一样是无济于事。无奈之下,陈焕东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上游厂商身上。多年来,毕竟自己为他们区域市场开发立下过汗马功劳,按理说他们不会希望自己出什么意外。

  陈焕东逐一向上游商家的老板们说明了情况,并强调了事态的紧迫性,郑重声明,自己资金周转不利,是由于赊欠货款和市场原因造成的。赊欠货款,在一定程度上,也是为了提高运营品牌的竞争力和占有率,是巩固市场地位的战略性举措,希望得到商家的理解和支持,帮助自己渡过难关。只要是对方不排斥,陈焕东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,不停地重复和强调着自己正常还款的利弊。

件,包括自己拿到贷款立即归还的许诺。事不宜迟,陈焕东即刻动身赶往省城,争取当日往返。陈焕东走得仓促,没有时间给马总准备答谢礼物。礼物是必须的,出于礼貌,陈焕东从家里带了一斤早秋上市的安溪铁观音。大恩不言谢,等把这边贷款的事处理完了,一定备一份大礼,专程登门致谢。

  陈焕东的这次省城之行非常顺利,下午,从马总这边借的二十万已到账,他立即在第一时间通知了妻子舒琴和联保小组的所有成员,并和宫言、赵文雨、孙锐他们在电话里约好了,明天就去银行还贷款。能在最后关头筹措齐资金,陈焕东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,自己的事情解决了,又开始替成玉山担心,成玉山的手机还是不在状态,不是忙音就是无人接听。陈焕东的心情刹那间一落千丈,短暂的欣喜被无情地侵蚀得无影无踪。陈焕东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思绪,不断安慰自己,就好像事情还没有坏到他所想的那种程度。

  陈焕东多想去省艺专看望一下女儿啊!女儿陈丽明年就要高考了,毕业班学习安排的比较紧,还要兼顾声乐专业课的强化训练,国庆节也没时间回家。虽然刚开学一个多月,这次来省城,陈焕东又有点想见女儿了。陈焕东无论怎样调整,也挤不出到学校看望女儿的多余时间,为了及早返程,只能放弃。即便如此,来去匆忙,晚上十点多,陈焕东才拖着疲惫的身子进了家门。舒琴还没睡,一直坐在客厅里等他。多少天没睡一个踏实觉了,这个多事之秋把陈焕东折磨坏了,他匆忙地洗漱一番坐回客厅,和舒琴简单说明了一下省城筹款情况。好在闹心已久的烦心事,明天就能结束了。他也想让妻子早点安心休息,陈焕东发觉,消瘦的舒琴明显憔悴了许多。

  “事情总算有眉目了,就早点睡吧!明天不是还有很多事吗?”舒琴说完起身去了卧室。陈焕东想抽完这支烟再睡。

  第二天一大早,陈焕东吃过早饭就开始准备去银行办理还贷的资料,借款合同、贷款证、身份证、银行卡、个人印鉴一应俱全,确信无误后都用档案袋装好放进包里。时间尚早,今天就要去还款了,陈焕东心里却没着没落的。舒琴早就上班去了,陈焕东一个人在客厅里有些坐立不安,正寻思着找点事做。他环顾了一下客厅,没有发现不妥之处,该收拾的,舒琴都已经收拾的井然有序。陈焕东最后的注意力集中到书架近旁的几盆兰花上,春兰虽不喜水,但眼下确实需要浇点水了,陈焕东很久没有打理这些花了,泛黄的叶尖耷拉着,仿佛是在向谁诉苦。陈焕东给兰花浇完水,又用喷壶把叶子上的尘土冲刷干净,兰花顷刻间焕发了生机,陈焕东此时的心情也像兰花一样舒展。

  陈焕东看了下腕表,银行九点开始办理业务,八点半开始就会有人在那里排队。陈焕东和他们约定的时间,也是九点以前必须赶到银行。时间差不多了,自己也应该动身了。陈焕东赶到银行时,除没见成玉山的踪影外,宫言、赵文雨、孙锐他们早就排了号等候在业务区。陈焕东上前和他们一一打过招呼后,开始拨打成玉山的手机,提示音响到最后也没有接通,眼看就要开始办理业务了,还不见成玉山的人影,情急之下,陈焕东想找信贷部的王主任联系下成玉山,成玉山和王主任平日走得很近,又是远亲,他应该不会也拒接王主任的电话吧。陈焕东近前和宫言他们嘱咐了几句,随即转身离开营业厅,上三楼去找王主任。

  王主任还没到,陈焕东拨通了王主任的电话,还没等陈焕东说话,电话里的王主任就先声夺人,“老陈啊!你们都到了,我一会就到。”王主任声音这么急促,陈焕东根本没有细说的机会,只好简单地附和了一句就往楼下走。刚下楼,营业厅里已经开始叫号了,马上就会排到陈焕东他们组,陈焕东没有言语,直接过去排在了孙锐的后面。

  还贷就像存款一样便捷,办理速度可以是贷款的几倍,不屑一支烟的工夫,陈焕东他们小组的还款全部办理完毕。联保小组除了陈焕东还要转贷外,其他人都放弃了新一轮的贷款计划。转贷手续必须经王主任审查后才能回到营业厅办理,四个人只好一起到三楼去等王主任。三楼的办公区比一楼营业厅安静多了,四个人在靠近王主任办公室的长椅上刚坐定,宫言就问陈焕东,成玉山怎么这时候还没来,陈焕东无奈地摇摇头,“都定好的事,怎么能说变就变,真好意思叫一家人光等着他。”

短消息,陈焕东大概扫了一遍,霎时傻了眼,不是事发突然,而是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太残酷。

  陈焕东瞪目结舌,语无伦次,“完啦!一切都完啦!”众人不明就里,正要询问陈焕东发生了什么事,宫言、赵文雨、孙锐不约而同地收到了同样内容的信息,三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瞬间表情和陈焕东一般凝重,“成玉山跑了,我们都被这小子耍了。”陈焕东一时气不过,用拳头擂着墙破口大骂,“成玉山这个混蛋,我们都给你害苦啦!”

  成玉山的短信很简单,就短短几句话,连平日里交情不多的宫言、赵文雨、孙锐他们都能收到,估计是给所有的债主都群发了一遍,“对不住了,兄弟们!我要暂时离开一段时间,等行情好转,我把存在冷库里的貂皮都卖了,会回来的。到时,欠你们的我会加倍偿还得。”再没人相信成玉山的鬼话,宫言也气急败坏地骂开了,“这个混蛋关键时刻撂挑子跑了,我们还在这儿傻等什么啊!赶紧和银行报告,看看银行怎么说吧!”众人都齐声附和着。

  陈焕东终于接通了王主任的手机,用近乎激动得语气吼道,“王主任,成玉山跑了,他的贷款还没还呢,我们该还的都还完了,不能再替他背这个黑锅啊!你赶紧回来和行里研究下,看这事怎么处理吧!”陈焕东对王主任的表现很不满意,他只说在市行开会走不开,他会把反应的情况向领导汇报的,叫陈焕东他们先回去听信,下周一再给答复。

  其实陈焕东比谁都着急,他还等着贷出款来还人家的借款呢。可眼下有劲也使不上,凭空出了这么一档子事,比拿刀子戳他的心还难受,他的心都要碎了。

  

  中篇小说《冰释前嫌》

达到当天最大量
亚洲城登录 版权所有© www.letuspackage.com 技术支持:亚洲城登录 | 网站地图